个性化门户|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场景导航|无障碍浏览 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
2017年7月27日  星期四:晴热高温,午后到夜里部分乡镇有阵雨或雷雨,气温:23~38℃。
通知公告:
嘉奖人员公示

政和概况当前位置:首页 > 信息公开 > 政和概况 > 正文

政和概况

社会生活

第一章 生活习俗

 
第一节 衣着装饰

 

一、服 装

清朝至民国初,政和百姓服装颜色多以青、蓝、黑为主。富有者多着绸缎、呢绒、哗叽,贫穷者多着土布。样式是大襟上衣,宽裤头无门襟的三褶裤。富有的男人多穿长衫、外加马褂。劳动者多着短衣长裤。三十年代,男青年流行中山装,城镇少数女青年穿旗袍。新中国建立后,男子流行列宁装,女子流行列宁装和裙子。“文化大革命”时期,不分男女多穿草绿军装和蓝、灰色中山装。八十年代后,西装普遍流行,各种新型服装也越来越多,布料转向各种化纤、毛料等,穿棉布的很少。

 

二、鞋 帽

清末至民国期间,政和男子多戴瓜皮帽、榛壳形羊毛帽。老人多戴风帽、猢头帽。官宦富豪者会客或外出戴礼帽。老年妇女多戴帽箍。1950年后,中青年戴有帽舌的蓝呢帽,蓝灰布帽。六十至七十年代普遍流行戴草绿军帽。八十年代起,人们一般不爱戴帽子。
清末,一般人都穿家庭手工制的布面浅口鞋。老人穿双鼻鞋或单鼻鞋,也有穿木屐的。女鞋多在鞋面绣花,到三十年代后期逐渐减少。1940年后,工厂制作的力士鞋、雨鞋、皮靴以及各种胶底鞋开始进入政和。但劳动人民出外走路或上山劳动多穿草鞋。1950年后,木屐鞋、草□逐渐绝迹,自制布鞋也大大减少。普遍流行解放鞋、球鞋、塑料鞋。八十年代初。各种样式的人造革、猪、牛皮鞋多起来,青年男女普遍穿着高中跟多种样式皮鞋。

 

三、发 型

清代政和男子无论老少均留辫子。民国初,除一小部份老人继续留辫子外,绝大多数男子理平头、小分头等发型,小孩子留金刚箍、刘海,未婚的青年女子都留着一根垂在脑后的辫子,结婚后的女子梳“盘香头”(也叫“牛屎头”),年长的梳“柴把髻”。新中国建立后,青少年女子流行剪短发或梳着两根短短的“羊角辫”。八十年代初,男女发型有很大变化,男子多理西洋式、长鬓型、小包头等样式。女子则向短发、烫发和运动头等样式发展。 

 

四、首 饰

清末民国初,政和妇女爱戴金银手镯、戒指、耳环。梳盘香头的妇女多在发髻上插金、银苜莉锤,金银发签。髻下套金、银发鉴。插金、玉屏簪等。未婚女子戴银项圈,男子多戴金银戒指;属猴的男子要戴手镯、脚镯、项圈,按传统说法猴子性野,怕它跑掉,用手镯项圈链住,可以保寿延年。新中国建立后,戴首饰戒指的人大大减少,五十年代中期后,已基本没有人戴。一般人爱戴手表。八十年代初,妇女戴戒指的又逐渐增多起来,随后戴金项链、珍珠项链、玛瑙项链等的妇女时有所见。

 

第二节 饮 食

 

一、主 食

政和百姓一日三餐以大米为主食,以面粉为佳膳。一般把面粉加工成面条、包子、水饺以调剂味口。清末民国时期,由于灾荒频繁、田地荒芜,人民缺粮现象比较严重,老百姓家一年粮食收成不足半年食用,多以野菜、薯类、山粉充饥。镇前、澄源、杨源一带高山地区,地瘠水冷,稻谷产量很低,多利用山地种地瓜,制成地瓜米,以补充主粮的不足,地瓜米配以少数大米称为地瓜米饭为主食。1979年后,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稻谷不断增产,以地瓜米饭为主食的现象已改变。城镇居民在夏季,每天把米饭多做成“两干一稀”或“两稀一干”(早稀或早晚稀),有的用莲子或薏苡配大米做稀饭。

 

二、佐餐菜肴

政和百姓日常佐餐菜肴:素菜以新鲜蔬菜为主,主要有芋子、南瓜、萝卜、小白菜、空心菜、包心菜、芥菜、芹菜、萁菜、青葱、大蒜、四季豆等。冬春季节加冬笋、春笋和香菇等。荤菜以猪肉为主,主要有猪、牛、羊、鸡、鸭、鱼、蛋等,山禽、野兽等较少,海产品更少。八十年代起,养鱼业发展,塘鱼品种数量增多。干菜主要有各种腌菜、菜干、笋干、香菇、咸鱼等。城镇居民三餐佐餐菜肴多是现买现吃。市场供应菜肴多数为外地调进。农村农民的菜肴多数是自种自养自制。镇前、杨源、澄源一带农民善制腌菜,又香又鲜,经久不坏,可供常年食用。全县产竹区农民每年均制作“笋咸”,其色发黑,其味清香,可供全年食用。城区则习惯用发酵过的黄豆和霉豆乳浸入红酒为主料,再加入毛芋干、香菇干或其他菜梗干制成香气四溢的咸菜。八十年代之前,人们佐餐菜肴多以青菜、腌菜等为主,荤菜只是在节日或待客时才用。其后,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,市场逐渐繁荣,群众收入增多,生活水平提高,日常佐餐菜肴起很大变化,不仅品种增多,质量也有很大提高,鱼肉禽蛋等荤菜已成为日常菜肴。

 

三、宴席菜肴

政和婚嫁寿庆等喜事设宴请客,传统上菜为四盘八碗,共十二道菜,以畜禽肉为主,大多以笋干、萝卜、青菜、地瓜粉丝等配制。富户设宴另加四腊味、四水果。酒以家庭土红酒为主,间或配以自制白酒。1980年以后,宴席菜肴逐渐讲究内在质量和造型美观,多设干鲜果盘,什锦冷盘,冷天加火锅,碗数不再限四盘八碗,多者达十六道、十八道菜。上等宴席净列山珍海味,若没有鳗、蛙、虾、全鸡、全鸭,不能算是好宴席。酒由红酒转向精装高度白酒。八十年代后又转向低度的啤酒、低度名牌白酒,有的配用可乐等各种饮料。
丧事酒宴传统风俗以素菜为主、佐以大块猪肉和少量羊肉,俗称“吃大块”。八十年代初丧事的宴席荤菜增多,有的几乎与婚庆喜事宴席无异,已成习俗。

 


四、宴席座次

政和县婚丧寿庆宴席,从摆桌到座次都有一套俗规。上厅摆三桌、五桌,中间一桌是主客座。如摆两桌、四桌、六桌,左上一桌是主客座。摆好酒桌要注意桌缝朝上下,桌缝左右两边的中间座位是第一、二位,俗叫“座头”,是尊贵主客人的坐座。一二位的两边分别为三、四、五、六位,其余是普通座。下方中间位是“座尾”,每桌坐12人,配一位晚辈坐在“座尾”斟酒接菜。乐师、轿夫、仵作等人坐下栋、无主次位分。
婚丧喜庆宴席以母族和妻族为上宾,上辈姑姨次之,家族和其他亲戚以辈份高低排座次,朋友一般随便入座。请新婿、新娘,俗称“请新客”,以新客坐首位,农村请客有“辞席”之俗,即酒席进入一半时,新婿要退席,叫“辞席”。表示酒醉菜足。东家清洗酒席、另摆杯筷,再请新婿陪客,重新入席。

 

五、点 心

传统的点心有年糕、糯米粽子、糯米粿、粳米粿、地瓜粉丝、面条、馄饨等。政和人好客,来访的客人要以点心招待。简单的到店铺煮来一碗面条或馄饨。殷勤的主人要煮一碗面条加两个鸡蛋。在镇前、澄源、杨源一带则是一小碗楮子面,加上两个清水煮成的荷包蛋。新中国建立后,农村仍保留点心待客习俗。城里招待点心的,多是很少来往的农村进城或外地来访的客人,而且多以糖果代点心。

 

六、饮 茶

政和百姓饮茶历史悠久。新中国建立前后,饮茶习惯基本相同。人们在工余饭后相聚聊天,都要泡茶一杯,边饮边谈。农民上山下地要带上一壶泡好的茶水。客人登门必以一碗茶相待。平时在大壶里撒一把茶叶,止渴用大碗饮。也有用小壶泡一壶高浓度茶卤,用时倒一杯白开水,再斟上几滴茶卤。待客时,还备有瓜子、葵花籽、地瓜干、豆子、花生、玉米花等。逢年过节期间待客,茶料更为丰富,要有各种糖果、饼干、糕点等。在正月或平时稀客来访时一定要在茶水里加一块冰糖,有的杂以一枚橄榄或几粒花生仁。讲究饮茶的人家,在秋季收集桂花晾干,碾成粉末和冰糖混合,用木板模型压成各种花型的小糖片,叫桂花糖,待客人时,用一两片桂花糖配一撮清明茶叶或其他高级茶冲泡,清香四溢,别有风味。镇前一带高山区饮茶方式别具一格。客到用一小陶罐放进灶膛里,以旺火将水烧开,冲时放一小撮小茶一块红糖在碗中,茶色褐绿,味甜可口。家庭妇女则多用各种咸菜佐茶,她们往往围坐在摆满豆乳、腌菜的桌子上,冲泡好热茶,边品茶,边吃咸茶,边拉家常,别有一番情趣。

 

七、饮 酒

政和成年男女都有饮酒的嗜好,多数人每天晚餐前要喝上几两;少数不会喝酒的,逢年过节也要喝上一杯。城乡家家户户都用糯米红曲酿制红酒。多者每年要酿十担八担糯谷,少者也要酿一担糯谷,家用待客都少不了红酒。嗜酒人家还要酿低度白酒。七十年代末以后,随着群众经济收入的增加,家酿红酒逐渐减少,购买瓶装酒的家庭大量增加,数量也越来越多,特别是夏秋季节,饮用啤酒的家庭极为普遍,不会饮酒的多饮各种可乐或桔子汁等。

 

第三节 住宅家具

 

一、住 宅

政和历代传统民房不论城乡,多是土木结构的瓦房,构形基本统一。大厅进去为下栋,中有天井,两旁两间或四间厢房,天井两旁设二三步台阶至上栋,中是一个大厅堂,两旁各有两间正房,后阁两边为厨房。富有人家地面铺砖或三合土,一般人家为泥地面,卧室多铺地板。富有人家还有房旁另建书斋、仓库、后院。四周筑高墙圈围叫封火墙。八十年代起,城区集镇的民房向钢筋混凝土结构发展,结构样式多为多层楼房,讲究房屋装饰,并有水、电、卫生间等基本设备,乡村民房也向砖木结构发展。
政和俗话说,建房乃人生一大事。房子盖成要住几代人,故此非常慎重。事先得请阴阳算命先生选择地基座落,选定破土时辰,然后才下基石动工建造。农村建房十分重视主梁木材的选择。梁木砍回来,要挂红布,敲锣打鼓,放鞭炮迎回斫场。上梁要选吉日吉时。有的在竖柱上梁时,要杀猪、宰公鸡,用其血浆抹柱脚,请木匠主墨吟唱吉利诗,鸣放鞭炮,爆糯谷花,散发糖果,请帮助竖柱的亲友吃竖柱粉等点心以示吉利,新房梁上要压着姐丈妹夫或女婿送的“压梁谷”。梁两边还悬挂着两个内装稻、麦、豆、茶叶、新布碎、铜钱、芝麻等“七宝”的梁棕。梁下正中供鲁班牌位。摆酒席请亲友吃盖房酒。富人可以一口气盖好房子,中户人家只把屋架搭好,瓦片盖好,尔后逐年完工,有的则三、五年后还未完成。新中国建立后,这些习俗在农村仍很盛行。

 

二、家 俱

清代民国时期,家俱样式比较单调,衣橱一般是直脚的,双门内两屉或双截四门两种。有的厨门描花或雕花刻古诗句。桌子一般是马鞍形的四屉两小门或五屉两小门的三拼桌。富有人家客厅的家俱有雕花或镶嵌大理石的瓢羹脚的交椅,兽头独脚小圆桌;四脚雕花大方桌多用树脂漆,平常家庭的家俱则多用桐油漆。1960年以后,家俱样式有所更新,中山床、捷克式高矮床、上海式高矮厨、木质沙发、四拼凳、小圆桌均较流行。八十年代起,高级家俱逐渐进入百姓家,大衣橱、沙发、组合家俱等越来越普遍。

 

第四节 出 行

清末民国时期,新年开始,一般人家都要查看《通书》,选好日子,利何方,再带香烛纸到哪方的庙里“拜佛年”,俗称“出行”。此后才可以任意到什么地方去。在路上与长辈或老人相遇,要靠边让老人走后再走。与长辈或老人一起走路时,自己不能抢先走在前头,进屋时要让他们先进,自己跟在后面。新中国建立后,“出行”已逐渐减少,让路却继承下来。

 

第二章 婚丧喜庆习俗

 

第一节 生 育

妇女生育叫“坐月子”,一个月内,主要吃鸡、鸡蛋,配红糖、红酒,不吃盐。半个月后,吃少量盐,不吃鲜蔬菜,不沾水,少参加家务劳动。凡生头胎孩子的,第三天用宰好的整鸡、面、酒到岳家报喜,俗称送“宽心酒”。七天请亲友,叫请“鸡酒”。亲友要馈送鸡、鸡蛋、线面、红酒等礼物。岳家要送好几只乃至十几只鸡、大罐酒和面等。婴儿出生满一个月要请“满月酒”。外婆家要送小棉衣、小风衣、衣裤、鞋帽、手坠以及红蛋、棕子、烛炮等物。富有的还送金、玉福字。亲友一般送衣帽或现金等。婴儿满月要剃满月头,把剃下的胎发用红纸彩线包扎好挂在房门环上。婴儿周岁要做 “啐”,娘家又要送棉衣、衣裤、鞋袜等礼物,富有人家在这天,要在桌上摆满书画笔墨脂粉以及各种玩具,让孩子自己去拿,以测孩子将来的志向,名叫“抓啐”。二胎以后这些礼数从简。政和人旧俗以多生子女为幸,叫做“多子多福”,有五男二女接香烟之说。七十年代后,普遍提倡晚婚节育和只生一个孩子,出生率逐步下降。

 

第二节 婚 嫁

 

一、嫁 娶

在封建社会里,民间婚嫁习俗很多,在联姻前,男方把生庚八字用红纸写给女方,女方在认为门当户对的基础上,还要把男女双方的生庚八字请算命先生合八字,如果认为双方无冲无克即可定亲。男方先拿一枚金戒指或金耳环为信物给女方,办一桌酒席请媒人、亲戚,叫“插记”,意为定婚。
“行聘”是结婚前的第二步程序,聘礼以男方的家产厚薄而定,一般以银元一百六十元为适中。在婚礼中尾数要合六,取六合吉祥之意。外加礼饼百斤左右,生猪一头,其他首饰衣物等。有的要按女方提出的“红单”付礼物。婚前应把该给女方的礼物如数交清。
“迎娶”也叫接亲、过门,要选“吉日”,一般选两个时间以便女方挑选方便时间;迎娶时男方以花轿、鼓乐、剃面担送到女方家。新娘剃面后拜镜台,跪别父母及长辈后,更新衣、戴凤冠、着霞帔,在门口换新鞋,换好新鞋后不能踩地,以免带去娘家的泥土,由母舅抱上花轿。嫁妆先行,红灯引路,唢呐鼓乐吹打送新娘出门,兄弟或表兄弟挑子孙桶(马桶)随行。在镇前、澄源、杨源等乡,新娘在婚期前一两天要“哭骂”夫家和媒人,赞颂娘家,但哭而无泪,却有板有眼。当地女孩子,从七八岁起就要开始学唱“哭骂”歌。
新娘到男家门口,鼓乐鞭炮齐鸣迎接新娘。新娘到夫家时要让她多站些时间,以磨娇气。新郎此时口含冰糖躲在厨房灶边,以避“新娘煞”,引婚人请拜堂时才出来拜堂。新娘进门要用两个米筛轮流递换,让新娘脚踩米筛进入厅堂(取踩米筛将来就有很多米可筛之意)与新郎同拜天地、祖先、长辈。受拜者要给见面礼,父母、舅、姑多给大礼,也有给金戒指的。进洞房前要选童男童女往马桶里撒尿,表示早生贵子之意。再选两位“命好”的前辈手拿红烛,鸣放鞭炮送新郎新娘入洞房。在洞房中新娘拿出娘家烤熏好的猪心干、鸡腿干与新郎同饮交杯酒同时吃,表示永结同心之意。
“下厨”,婚后第二天新娘下厨房,象征性地动一动锅铲、菜刀、火钳等炊具。婆家要办下厨酒(也叫二旦酒)专宴女宾客。
婚后第二天新郎由两媒人陪同,各乘轿到岳家“拜门”,岳家办酒席请亲戚陪新郎,下午即回。
在新婚的三天中要闹新房,男女老少均可进入新房“吵新娘”。俗称“三天新娘无大小”意即三天内大人小孩都可去吵新娘,请新娘新郎做各种诙谐幽默的表演,如“观音送子”,“太公钓鱼”等。吵新娘的人越多,东家越高兴,显示东家亲友多,得人和。但第一夜吵新娘不得超过午夜12点。
“迎新娘娃”是对新娘针黹手艺的一次检阅与显露。青年小伙子组织“偷鞋队”由“贼头”半夜潜入新房去偷新娘的鞋子。新娘故意将早已准备的精心制做的红缎鞋放在床前让“贼头”“偷”去。偷鞋队每人凑一些钱塞在新娘鞋中,用红盆托着,鼓乐鞭炮到闹街中心游一圈,再把鞋钱送给新娘。东家要按“贼头”开的菜单办丰盛的宴席,宴请偷鞋队,俗称“迎鞋酒”。
在新婚的三天里,只要能拿到新娘或新郎身上的任何物件,都可以把它拿到饼、烟、糖店去“当”茶花饼或香烟。“当”回的东西必分给大家吃,哪怕是一条手帕当了十元八元,东家也得去赎回来。新郎到岳家“拜门”时,东西被拿走也是一样。但“当”的价值会更高。新婚后未满月。男女双方均不远客过夜。到满月时,娘家的兄弟或父亲来送满月,新娘才随着回娘家叫“归宁”。第二年正月,岳家及其亲戚都要请新郎,夫家亲戚都要请新娘。
陪嫁物因贫富不同,悬殊很大。一般陪嫁有木制橱箱、桌椅、被辱之类。贫穷人家不但家俱被褥没有,甚至花轿鼓乐也谈不上。俗谓“头梳绑轿杠”。豪富嫁女的嫁妆有整套讲究的家俱、铜器、锡器、金银首饰,有的陪嫁房屋、田地、婢女,应有尽有。清末政和一个富户,嫁女嫁妆中竟有用白银镶头的晒衣竹杠。
民国时期提倡文明婚姻,但旧俗仍占上风。新中国建立后,国家于1950年公布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,取代封建婚姻制度。婚姻自主,一夫一妻,男女平等逐步得以实现。特别是通过1953年3月全面深入宣传贯彻婚姻法的群众运动,接着进行严厉禁止重婚、纳妾,严惩贩卖妇女,帮助解除关系不好的童养媳关系,支持寡妇再嫁,帮助无法共同生活的夫妻离婚等工作后,新婚姻法得到广大群众的拥护。婚姻自主、自由恋爱普遍被社会接受,婚龄男女只要是自由恋爱,两厢情愿,经区乡人民政府登记,即可结婚。同时普遍废除聘礼和陪嫁的旧俗。结婚礼仪节约简单。1980年以后,民间又掀起一股索取聘礼风气,而且逐步升级。镇前、澄源、杨源等乡农村聘金从最初的360元、460元逐步升级,有的竟高达3960元,女方对新家庭家俱配备的要求也越来越高,从普通家俱、缝纫机、自行车,逐步升格到高档家俱和收录音机、电视机、洗衣机、电冰箱等。接新娘也由拖拉机升级到汽车、小轿车等。自从实行婚姻登记制度后,结婚、离婚、复婚男女双方都要到乡政府办理登记手续,领取证件。男女双方或一方提出离婚的,先由所在地村委会或居委会调解组织进行调解,调解不成的要经过县人民法院民事法庭判决,防止轻率离婚,判决离婚的同时,处理好子女生活、教养和财产分配等问题。过去的抢亲、逼婚之事得到根本杜绝。女性的正当权益得到法律的保护。

 

二、童养媳

在封建社会至民国期间,政和贫苦人家因生活所迫。娶不起媳妇或养不起女儿的,经双方父母同意,把儿女抱到男家抚养纳为童养媳,等长大时结婚,称“圆房”。这类婚配大多感情不好,双方年龄多半悬殊较大,只是勉强组成一个家庭,谈不上幸福。新中国建立后童养媳被严令禁止。

 

三、入 赘

入赘是男人到女家落户,政和俗称“上门”。不需要什么聘金,上门的绝大多数为贫家男子。有的是女方家庭无男丁,招婿养家。有的是死了丈夫,招夫维持家计。上处女门的要为女家无偿地劳动一两年或两三年后再完婚。上寡妇门的,条件就是负担女方全家生活。一般入赘的男人在女家的地位都较低,一切得听从女方主宰,如不顺心,会被赶“下门”。新中国建立后,男女平等。入赘男人地位逐步提高,实行计划生育后,政府提倡男到女家落户。

 

四、寡妇守节与再嫁

在封建社会和民国时期,政和旧俗妇女丧夫一般不得再嫁,称为“守节”。特别是富有之家为维护家庭“名誉”,更是如此,他们为“守节”的妇女树立“玉洁冰清”之类的牌坊。家境贫穷的寡妇为了生计必须再嫁时,前夫家族的人要向续夫索取“身价钱”。新中国建立后,寡妇再嫁与否出自寡妇自愿,受国家法律保护。家族若予干预,要受到政府惩办和社会舆论的谴责。
此外,在旧社会富有的人因妻室不能生育,企图纳妾生子;有因家庭经济困难将妻出典给人,从中取代价养活家小;也有因与妻合不来,将她卖掉,俗称“下老婆”;也有因年纪已大无钱娶妻,而去找因无法维持生活的有夫之妇,共同生活,企图借妻生儿,俗叫“上半门”;也有租别人之妻生子的,叫“租妻”等陋习。

 

第三节 寿 庆

在封建社会,政和做寿之风盛行,城乡同习,特别是殷富之家,更是讲究。孩子满十岁叫做“头寿”;一般人都会为孩子做头寿。以后要到五十岁后才逢十做寿。富豪者逢寿期张灯结彩,挂寿星图、寿联,摆寿堂;正月初二黎明,祝寿的人就纷纷登门拜寿。一般亲友只拜寿堂虚设的交椅,寿者只受至亲晚辈的跪拜。东家要为来客备早点,给每人一个红包,然后定期摆宴席宴请宾客。贫穷人家逢寿庆只请亲友小酌。民国后期,祝寿方式已改成正月初一到寿家点烛,放鞭炮,口喊拜寿而已。至亲仍行跪拜礼。新中国建立后提倡勤俭持家,做寿之风大为减弱。八十年代起,做寿之风又逐渐兴起。

 

第四节 丧 葬

清朝民国时期,政和丧葬礼俗繁杂,当病人弥留之际,要将其移在厅堂右侧的床板上,属下亲人守护在旁等候“送终”。人死后放平,用白布盖住脸,放鞭炮,烧纸钱,送归“冥途”。为了冥途安全,在死者的身边放一根梅树枝木棍以防“阴狗”,棍叉上挂两只用灶灰裹成的粽子以喂“阴狗”。子女到河边“买水”为其沐浴,梳头,然后换上六套至十套的寿衣。在河边或路口烧死者草席等垫物。死者子孙要把外衣翻转来穿,腰束稻草绳,表示哀痛之意。还要披麻带孝,手执孝杖先到母舅家再到至亲长辈家跪地哭泣报丧。当日请阴阳设孝堂。选入殓出殡日期,做法事。在门口张贴讣告,特别是母亲去世,衣服、棺材应先征求母舅家同意或挑选,入殓前备全羊、全猪(贫者用猪头)、鹅等祭奠。亲族朋友戴白帽或腰束白布在棺前行三跪九叩礼与死者告别。出殡时,哀乐幛幡前行,沿路鸣放鞭炮,送殡的亲友戴黑纱、白花或腰束白布,女婿或娘家侄子要设拦路祭。安葬后孝子掌火炬引灵返家时,家中要爆米花、放鞭炮“接火”,设灵位。百日或一年,或三年后才烧“灵屋”除灵位。自死者死后的第一天起至四十九天止,每七天一祭,俗称“做七”,直至六旬、百日、周年都要引阴阳或僧道建醮做功德追荐亡魂。贫穷人家对这些法事多从简。孝子在百日后才可以理发,子媳守孝一年。在守孝期间不穿红绿等艳色衣服。守孝期间,不办婚嫁寿庆等喜事。新中国建立后,丧事习俗已大大从简,阴阳僧道念经做功德等迷信行为基本没有,但到八十年代,迷信行为又有复萌。政府虽然提倡火葬。但多限于青壮年或传染病及因伤暴死者,出殡后没有设灵位之举。干部死亡多开追悼会。八十年代后期,有少部分人讲“面子”,搞排场,出殡规模越来越大,除锣鼓铙钹外,还请鼓乐号队,用三用机播放哀乐,送殡队伍多者达数百人。

 


第五节 义 亲

政和民间,曾有因双方感情笃厚而结拜义亲之举,其形式主要有父子、母子、兄弟、姐妹等义亲关系。也有恐其子女夭折,认亲友为父母的;有取乞丐多经磨难不死之意认乞丐为父母的;有的认百年古树为义父的,以效其益寿延年;还有认菩萨为义母的,以托其荫护。新中国建立后,这些习俗已不多见。

 

第三章 宗族习俗

 

第一节 分家立户

政和百姓多子的家庭,在子女成家后都要分家,俗叫“分阁”。由父母主持,母舅血亲等人参与,将房屋、田产按优劣搭配,以协商或拈阄方式分给各子。长子可多得一小份“长孙”房屋、田产。现钞、金银一般少分或不分,留作父母去世后给子女孙甥作“手尾”。分家时,请代笔人写“分关书”,将分给儿子的房屋、田产详细写入分关书内,由父亲、母舅、各子、代笔人签字画押,受产各子各持一份为凭。分家后,老年父母一般由各子轮流供养或与还未成婚的儿子同家。新中国建立后,田地归国家所有,分家的就分住房家俱等财产,比较简单。在城关全家都有职业者,儿子结婚后,多离开大家庭,自立门户。父母或随一个儿子过活或仍守旧家。

 

第二节 族规家法

在封建社会,族规严,家族中发生乱伦、田产争执、家族纠纷等事件,首先由族长、房长处理。有时族规处理之严历,并不低于“王法”。父亲是一家之长,“父叫子亡、子不得不亡”的封建礼教,一直笼罩着政和的每个家庭。得不到公婆喜欢的媳妇,常在公婆的压力下离异改嫁。儿子媳妇不得与父母公婆顶嘴。兄弟妯娌争执,由父母说了算,不得有任何异议。违抗父母之命的儿子,父母可裁决处治或送当地政府,建议政府将让坐牢甚至处死,俗叫“送不孝”。被“送不孝”的人,将受社会鄙视,无脸见人。民国时期,这类族规家法日见削弱。新中国建立后,一切依照国家法律,族规家法已不复存在。

 

第三节 称 谓

政和亲戚之间的称呼礼仪比较复杂。直接称呼与间接称谓有时迥然不同。对至亲或尊长,心爱的常加“俺”字。新中国建立后,干部职工子女多用普通话称呼。
父,直呼“爸爸”的,也有称“爷”的,间称“大”。有些养子不顺者,认为自己命中该无子,在生子后,叫孩子不呼已为父,多改称为“哥”、“叔” “伯”、“丈”、“客”等,继父多以此称呼。对母亲称呼,有直呼“妈”“媚”的,间称“奶”。有因迷信改称母亲为“嫂”、“婶”“姑”等。继母多以此称呼。
祖父,直呼间称都叫“翁”,新称“爷爷”。
祖母,直间都称“姥”,新称“奶奶”。
太祖父,直间均称“大翁”。
太祖母,直间均称“大婆”。
伯祖父,直间均称“伯翁”。
伯祖母,直间均称“伯婆”。
叔祖父,直间均称“叔公”。
叔祖母,直间均称“婶妈”。
祖姑母,直间均称“姑婆”。
伯父,直呼“伯”,间称“伯仔”。
伯母,直呼“奶”,间称“伯奶”。
叔父,直呼“叔”,间称“叔仔”。
叔母,直呼“婶”、间称“婶仔”。
姑父,直间均称“姑丈”,姑母,直间均称“姑”。
兄,直呼“哥哥”,间称“哥仔”。文称“兄长”,有几个哥哥的,分称“大哥”“二哥”等。
弟,直呼名字,间称“弟仔”。
兄妻,直呼“嫂嫂”,间称“嫂仔”。
弟妻,直呼其名,间称“弟媳妇”。
姐姐,直呼“姐姐”,间称“姐仔”,有几个姐姐的,分称“大姐”、“二姐”等。
妹妹,直呼其名,间称“妹仔”。
姐夫,直间均称“姐丈”。
妹夫,直呼其名,间称“妹婿”。
夫兄,直呼“X伯”,间称“伯仔”或X伯”。
夫弟,直呼名或“X叔”,间称“X叔”或“叔仔”。
夫姐,直间均称“姑奶”。
夫妹,直呼其名,间称“姑仔”。
夫姐夫,直间均称“姑丈”。
夫妹夫,直间均称“姑丈”。
夫妻,旧时一般相互不呼名字,多用“喂”、“吭”等呼唤词,现多直呼其名,间称“老公”、“老婆”,现通称“爱人”。
子女,直呼其名或在名字上加“俺”,间称“囝”“亚娘囝”。
岳父,直呼跟妻子呼,间称“丈人”,文称“泰山”。
岳母,直呼跟妻子呼,间称“丈母”。
内祖父母,直间均称“大翁”“大婆”,现多跟妻呼。
内伯,直间均称“伯翁”,现多跟妻呼。
内伯母,直间均称“伯婆”,现多跟妻呼。
内叔,直间均称“叔公”,现多跟妻呼。
内婶,直间均称“婶妈”,现多跟妻呼。
内姑,直间均称“姑婆”,现多跟妻呼。
夫伯,直间均称“伯翁”。
夫伯母,直间均称“伯婆”。
夫叔,直间均称“叔公”。
夫婶,直间均称“婶妈”。
夫姑父,直间均称“姑丈翁”。
夫姑母,直间均称“姑婆”。
女婿,直呼其名,间称“婿”。
媳妇,直呼其名,间称“媳妇”。
外孙,直呼其名,间称“外孙仔”“外孙女”。
外甥,直呼其名,间称“外甥仔”、“外甥女”。
公婆,直呼跟丈夫呼,间称“翁仔”、“妈姥”。
外公,直间均称“婆翁”。
外婆,直呼“婆”或加“俺”字,间称“婆奶”。
妻姐妹,直呼跟妻呼,间称“姨妈”、“姨妈仔”。
襟兄弟,直间均称“姨丈”。
妯娌,直呼“婶”、“奶”,间称“叔伯母”。
姨父母,直间均称“姨丈”、“姨妈”,“姨妈奶”。
祖姨父母,直间均称“姨丈翁”、“姨婆”。
母舅,直呼“舅”、“俺舅”,间称“奶舅”。
舅母,直间均称“妗奶”。
祖舅父母,直间均称“舅翁”,“妗婆”。
内兄,直呼跟妻称,间称“嫫哥”。
内弟,直呼其名,间称“舅仔”。
孙,直呼其名。间称“孙仔”。
孙女,直呼其名,间称“亚娘孙”。
侄,直呼其名。间称“孙仔”。
侄子,直呼其名,间称“亚娘孙”
内侄女,直呼其名,间称“后头孙”。
侄妇,直呼其名,间称“孙媳妇”。
侄婿,直呼其名,间称“孙婿”。
内兄妻,直呼跟子女呼“妗奶”,间称“妗奶仔”。
内弟妻,直呼跟子女呼“妗奶”,间称“妗奶仔”。
姐妹媳妇,直呼其名,间称“外甥媳妇”。
姐妹婿,直呼其名,间称“外甥婿”。
对陌生人打招呼或问事,一般根据对方的性别、年龄与自己相比较分别称呼叔公、叔、哥、俺弟、婶妈、婶、婶仔、姐、俺妹等。新中国建立后多称同志,大同志,小同志等,八十年代后,有称师傅、老师傅的。
社会人际间的称呼,新中国建立前对教师、医生、公务员称先生,对各种工匠称师傅,对学徒称师傅仔,对商店经营者称老板、老板娘。新中国建立后,一般以同志为普遍的称呼,男女通用,或按对方职业称呼,如邮递员同志、营业员同志等。对机关单位有职衔的人,在其职衔前加姓,如呼某局长、某主任等。一般人员的称呼都在姓上加老或小。教师称老师,幼儿园的教师称阿姨,八十年代后也称教师。对一般年纪大些的妇女多称阿姨。

 

第四章 岁时节庆习俗

 

第一节 传统节日

 

一、春 节

春节是政和县百姓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,初一到初三叫过“新年”,正月十五元宵节叫“过大年”。新中国建立前,初一要选吉时开大门,大放鞭炮,祈求一年诸事如意。大人小孩一律换新衣,初一早餐吃除夕预先做好的粳米“岁饭”。有的人家早餐吃素,有的全天吃素。正月初一一般不出门。初二要根据通书指的“吉利”方向,很早就带着香烛去庵庙拜佛年,俗称“出行”,然后到亲友家拜寿,拜年,谒祖陵等。路逢熟人皆拱手道 “拜年”、“恭喜发财”等吉利话。亲友来家串门拜年要泡冰糖茶,请吃糖果,小孩要给红包。从初二开始到正月十五日,几乎每户人家都要请春酒会亲友,亲友之间互送礼物,城关和有些农村过了初三,就有舞龙队上街上户舞龙。龙到哪家的大厅或门口舞动时,哪家就要放鞭炮欢迎,送红包。元宵节闹元宵,几乎家家户户张灯结彩,迎传说能“送子”、“保佑”子女的“陈林李三大奶”,舞龙灯、舞狮。踩高跷,摇旱彩船,边走边演“鹬蚌相争、渔翁得利”、“捉蝴蝶”等化装小剧目,一路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,直闹到深夜。
新中国建立后,除有浓厚封建迷信的活动被废除外,过春节仍沿袭过去习俗。政府各部门在春节期间,都举办各种球赛、灯迷展、放焰火、象棋赛、游园等活动。有时组织干部、学校师生到军烈属家拜年,送肉、柴、粮等礼物;到离退休干部职工家贺新年。过去的选吉时开关大门、选“吉利方向”出行拜佛、吃岁饭、初一不出门等习俗已有所改变。

 

二、清明节

清明节政和县百姓祭祖扫墓(新墓要在春社前祭扫),家家户户在祖墓前点烛香,献鸭、鹅(不用鸡),焚纸钱,以示追念祖先之意,大姓世族多置田产专供祭祖之用,叫做“醮田”。少的十几担,多则几百担,轮流收租,谁享有“醮田”收租权,谁在祭祖之期要设宴请全族男女丁口,叫“做醮”。小姓或贫穷人家对扫墓也同样重视,但规模小。新中国建立后,清明节扫墓仍沿袭下来,多数学校在清明节组织学生到烈士墓献花圈,缅怀先烈,进行革命传统教育。

 


三、端午节

端午节在政和县被视为重要的传统节日之一。节前,家家包粽子,备艾把、菖蒲、雄黄。五月初一把艾蒲用红纸封好挂在每个门边。把菖蒲头浸在水罐里,腌在盐缸里,用雄黄酒喷洒房子的边边角角。点燃艾把熏房子,相传能驱蛇蝎,却瘟邪。端午节家家都要吃田螺,传说这天吃田螺,将来眼睛会更光亮,初二起开始送节,俗说“父等年,儿等节”,娘家要给出嫁的女儿“送节”。第一个节送的礼物较丰富,要给女婿、女儿各一套夏衣,另送粽子、红蛋、纸扇、蒲扇、咸黄瓜鱼、猪膀蹄等等。人们利用节日走亲访友,互送棕子、咸鱼、肉类等。初五,小孩都穿上新衣、襟前悬挂成串的樟脑丸或圆蒜头,额上、鼻上抹雄黄。午宴一般都有粽子、薄饼以及鸡、鸭、鱼肉、黄蟮皮或蟮皮面等。宴前大人小孩要喝少量雄黄酒。念经的老太婆都穿上拜佛念经的大服,颈挂弥陀珠,在正中午时到桥上去“走桥”,点香烛,焚经纸,往桥下河溪里抛掷用红纸封好红带子绑扎的成挂的粽子,相传这是纪念屈原,叫鱼虾吃粽子别伤屈原。

 

四、分龙节

每年夏至后,第一个辰日为分龙节。这天农民休息并备酒菜欢度节日。

 


五、中元节

农历七月十五为中元节,也叫七月半,政和县百姓家家祭祀祖先。初一把祖先牌(俗称公婆牌)或祖先画像供在厅堂,早晚供饭,点香烛、斟酒茶。一直要供到十五才送祖牌位归龛。在初一到十五期间任选一天(“鬼忌日”除外),设荤素菜八到十碗(其中一定要有茄子、空心菜)以祭祖先。用金银箔折成金银锭、纸钱,按祖先的名字,用冥票写明,分堆焚化。另烧一堆纸钱给祖先“雇”来挑金钱的鬼使,叫“挑担子”。富豪大户要在祖庙祠堂轮流大办酒席请全族人丁,俗叫“吃公婆暝”。新中国建立后,中元节曾1950至1979年中断。1980年以后民间普遍恢复过中元节。

 

六、中秋节

中秋节为政和县百姓传统的重要节日之一,俗称:“年三天,节(指端午节)三餐,中秋一夜晚”。这一天,回娘家媳妇和出外的儿孙都应回家团聚。家家备酒菜和中秋饼,吃团圆饭。娘家要给出嫁的女儿送中秋,以饼肉为主。中秋节主要是赏月。晚饭后,大人小孩在露天下摆设月饼果品请月、赏月。新中国建立前,女子在中秋节夜陈列月饼、果品、茶酒,艳装拜月宫,祈求来生貌似嫦娥;婚后未育的妇女拜月祈求早生贵子。夜里青少年舞流星、火球、烧塔。烧塔是先用砖块瓦片垒成大小不一的尖塔,然后在塔内烧柴草使塔通红,再喷上煤油或红酒,阵阵火焰冲天,为赏月的人们增添乐趣。

 

七、重阳节

农历九月初九是重阳节,也叫“重九节”。政和县农村在重阳节做七层糕或米冻粿,以示天气。在城关,文人墨客登黄熊山或状元峰等高处,远眺山野秋色,叫做“重九登高”。家里有未满十六岁孩子的,要到各家去讨七色线,请阴阳法师念咒语,把七色线打五个节,挂在小孩子衣襟的钮扣上,祛灾祈福。这天,大奶庙请阴阳法师为孩童“过关”,凡十六岁以下的男女按岁数(一岁一两)用麻搓成线圈,俗叫“金丝”,在线炉焚化,以祈保儿女平安长大。俏皮的孩子常往炉内抢未燃着的“金丝”,用来放风筝。新中国建立后,随着人民健康水平的提高,祈保儿女平安之俗已无。

 

八、除 夕

除夕是农历十二月三十日(月小二十九日)。政和俗称“卅日暝”。出外做生意、做手艺或探亲的人全部要赶回家团聚。各家在除夕前要做好一切过新年准备工作,二十三日要送灶神上天“奏善事”,二十九日要接灶神回家“赐祯祥”。商人向欠债户挨家挨户讨债,除夕夜还提着灯笼走街穿巷,争取最后一刻讨回债款。穷人家视除夕为“年关”,为躲避讨债,常东躲西藏,待深夜子时后讨债人走了再回家吃团圆饭,俗称“做皇帝”。除夕每家每户要清理卫生;做年糕、年果,炒花生、黄豆;购置过新年宴请宾客的各种菜肴果品;杀好鸡鸭等牲物。除夕夜,备酒席请家神、俗称“分岁”,再合家吃团圆酒,子女守岁祝长辈长寿,长辈给孩子们压岁钱。新中国建立后,这些习俗大部分沿袭下来。

 

九、闰月饭

逢有闰月的年份,在闰月各家要备办酒菜请女儿姐妹吃一餐午饭,俗称“闰月饭”也叫“后头饭”。越早越好,早请儿女们就会早富。吃完午饭就得回家,不得在娘家过夜。有“吃了午(饭)就会富,过了暝,篓仔当米(罐)”之说。

 

第二节 法定节日

民国时期,有一些法定的节日。元旦节,各机关学校常用小毛竹扎采门,缀以红绿花朵、采条,各单位放假一天。 3月8日国际妇女节,妇女放假一天。3月12日为植树节,政府工作人员、学校师生上山植树。4月4日儿童节,政府召开会议,给来参加会议的学生和社会儿童分发一包糖果,学校放假一天。1931年国家定6月6日为教师节,1939年又改定8月27日为教师节,学校放假一天,很少有举行庆祝活动。10月10日是中华民国国庆节,放假一天,各机关单位学校举行庆祝活动,一般是召开庆祝大会。
新中国建立后,除元旦,国际妇女节、植树节与民国时期相同举行活动外,另增设“五一国际劳动节”,这是一个重要的节日,各机关、学校、企事业单位放假一天,机关干部、城镇居民、农村农民都象过传统节日一样热闹。政府召开会议表彰劳模和各行业的先进工作者等。5月4日为青年节,12日为护士节。6月1日国际儿童节,学校放假一天,教育部门组织庆祝活动,表彰优秀教师,“三好学生”,举办各种小学生文化、体育活动。8月1日建军节,政府和武装部门组织慰问军烈属活动。1986年国家定9月10日为全国教师节,学校放假一天,县政府及文教部门召开庆祝会,表彰优秀教师。10月1日为国庆节放假两天。这是政和人民最隆重的节日。各机关单位、学校等都悬挂国旗和彩旗、扎彩门、挂灯笼等,各行各业都举行各种形式的庆祝活动;商业部门组织紧俏商品供应市场;群众几乎家家户户宰鸡鸭、买鱼肉聚餐欢宴。1988年福建省人民政府定重阳节为敬老节,节日县老干局、老体协等单位均组织离退休干部、职工和社会上老人进行活动。

 

第五章 其他习俗

 

第一节 生 产

 

一、农 事

新中国建立前,政和的传统习俗,上山下田的体力劳动都是男人的事。农村男孩从七、八岁起,就开始学习放牛羊,采猪草,砍柴火等体力劳动,十岁就开始田间劳动。妇女是负责料理家务,养家畜家禽,带孩子。妇女足不出门被视为贤德。若是谁家妇女参加田间山上劳动,其男子被视无能、丢脸。种菜男子承担,妇女管采菜。树上的果子不能让妇女去采,说是妇女上树采果子,明年果树不会结果。
新中国建立后,妇女不参加生产劳动的习俗革除,特别是合作化后,政府鼓励妇女参加生产劳动,提出妇女是半边天的口号。实行男女劳动同工同酬,妇女参加生产劳动逐渐增多,今已成为正常现象。诸如拨秧、采茶、中耕除草、收割等体力劳动,均有妇女参加。工厂、商店中的女工也逐年增多。妇女参加生产劳动,大大减轻男劳力的负担,对促进生产力的发展起到积极作用。

 

二、学 艺

新中国建立前,政和穷人家子弟无钱求学,多数从小就拜师学艺,作为将来维持生活的手段。从师的第一年,一般要替师傅做家庭杂事,第二年起才开始学做手艺活。三年学徒期间,除吃饭、理发钱外,其他所有生活开支自理。三年学成叫“出师”,出师后还要给师傅再做一年活叫“谢师”,这一年可从师傅那里领取少许工资。新中国建立后,拜师学艺已无此类苛刻要求,一般只学一年,有的只学半年或几个月,以基本学会技术为准,学徒期间可从师傅那里领取一定的工资。

 

第二节 上 学

新中国建立前,政和县儿童上学多选七岁(取七上八落之意)或者九岁进学。上私塾的时间多在每年正月元宵后。上学的第一天要在孔子牌位前点香烛跪拜,再拜老师,然后分糕点给同学吃。一年的学费一般是一、二担谷子叫“束修”。除学费外,逢年过节要给私塾先生送礼物。先生分别回赠各类黑、白花束扇。1940年后,除偏僻自然村仍有私塾外,城镇、乡村普遍设立学校。因受封建思想的影响,女子上学极少。新中国建立后,女子上学人数逐渐增加。1980年后,没有上学的女孩已经极少。

 

第三节 义 举

政和县群众对公益事素来很热心。自宋朝至民国曾先后建立孤养院、养济院等。凡无力自理的孤寡残疾人或外地流落在政和的病残人均可收养。按年龄给定量粮食、衣被,有病给药治、死后给埋葬。新中国建立后,对孤寡老人更为关怀,各乡镇对他们实行五保(保衣、食、住、医、葬),很多乡镇建立起敬老院,把无依靠的孤寡老人接到院中,让他们安度晚年。
明代,政和曾立“举子仓”,鼓励养子,凡贫困之家遇有怀孕5个月的登记在册,至孩子断乳日,即无偿给米一石三斗,以资助抚养;清代至民国时期,政和县青黄不接或遭自然灾害时,以各种方式捐集粮谷,以借贷方式低息借给贫困百姓。城关、东平、东峰、倪屯、余屯等地均成立义仓、社仓,约20所,储谷万余担。
清代至民国时期,在政和城关的东西南三方山上和铁山、镇前均设义冢,让孤苦穷困人死后埋葬。
清光绪年间传染病流行,政和县城关杨之钰等10人集资购药,制“午时茶”施送百姓。宣统二年(1909)政和魏钟晋等10人与前10人合资设“立达社”购药,遇有流行病发生即施药医治。民国2年(1913),政和城关范大和与医师秦兆昌等人成立“善济社”,对贫苦病人无偿施药。
民国时期,政和城关和东平、镇前等地设有育婴堂,收养被抛弃的婴儿。育婴堂由政府拨款和私人捐助,雇乳妇将婴儿养至几个月或一两岁,即由育婴堂给一定数量补贴费,让人抱养为儿女或童养媳。
修桥铺路建凉亭是政和群众乐为的事。政和县各乡村沿路的400多座凉亭均由群众集资或个人独建。如遇路坏、桥塌,民众大多会主动出钱出力进行修建。每年八月初一至十五日,各村群众自动约集出工,义务修辟道路两旁的芦苇杂草,填补沟洼。俗称此举是“阴功积德”。

 

第四节 乡规民约

政和各乡村都有完整或不完整、成文或不成文的各种乡规民约。俗话说“官有正条、民有私约”,诸如护林防火,盗窃赔偿,拾遗归主,淫乱治理,灾荒互济等等,自成律规,世代相袭,各自遵循。新中国建立后,各项乡规民约不断得到修改完善,同时又增添不少新的内容,如《爱国卫生公约》、《护林防火公约》等,各村均自订立。

 

第六章 陋习与忌讳

 

第一节 封建迷信

 

一、迎 神

新中国建立前,政和县城乡皆有迎神赛佛之举,百姓认为迎神可以保境安民。农村迎神一般一年只举行一次,多在七、八月间,大人小孩穿新衣,家家备办大量酒菜,以宴宾客。城关各乡亲友必来“赶迎”,不论贫富,宾客盈门。即使是刚刚认识的,主人都热情相待,挽留午餐。有的乡村迎神沿途摆设喜酒,逢人劝饮,常见路有醉倒客。特别有趣的是七月二十日,东峰、稻香一带迎“英节皇”,即唐代镇压黄巢起义的招讨使张谨,而黄念山则迎起义首领黄巢,针锋相对,锣鼓鞭炮争鸣,各争热闹,超压对方。
城关迎神次数最多,四季均有。其中规模盛大的有元宵节迎“大奶”,殷商富户以及中层人家均组织“大奶案”,每十人一组,逢迎大奶时,晚上在大街摆案桌设祭,大放鞭炮,有的要放几箩筐。正月二十六日迎随张瑾来政和镇压黄巢起义军的阵亡将领,所谓肖真人,也叫衙后巷太保爷,其特点是放土铳;许愿者散放寿面票,得票者可以凭票到面店无偿吃面。三月二十二日,迎“妈祖娘娘”,是以商人为首组织活动的。商人有钱,活动规模很大,锡钺、木戟、大纛、小旌,浩浩荡荡。特别是夜迎,各种灯笼争明斗艳,小演小唱更为热闹。三月二十七日东岳大帝和五月初十日迎城隍别具一格。迎神的上午,一排排许愿的男孩女童身戴木质枷锁、跪在神像前还愿。迎神时由一人扮成二三米高的白无常,俗称高哥,伸着长舌头,在街上踱着方步,一摇一摆地走;一人扮成黑无常,俗称矮哥,高举双手,晃着大头,形象滑稽,丑陋吓人。新中国建立后,迎神习俗已彻底破除。

 

二、看风水

新中国建立前,政和县的富豪人家极重“风水”,认为选有好风水的地穴埋葬祖先,会使子孙后代昌盛富有,不惜重金把风水先生(堪舆家)三年五载地供养在家,伴随他跑遍山山岭岭寻觅风水好的地穴,埋葬祖骸。有的因未找好有风水的地穴,常把棺木停在家里几年乃至十几年未入土。穷人也请阴阳先生找稍能“安居”的地方,埋葬父母或其骸骨。新中国建立后,看风水的现象极少。

 

三、祈 雨

清代民国时期,每逢久晴不雨,田园干旱时,政和百姓寄希望于祈求龙王降雨,为首几人出通知禁止宰牲,沐浴斋戒,请阴阳僧道设坛祈雨。先敲锣打鼓到龙井去“请龙”,在龙井内捞上一条小鱼或螃蟹之类水生动物,迎回坛地置于罐中,围着它舞剑焚符,念经做法,祈求龙王降雨。如仍不降雨,即把各庙中的神像抬出,分置于各段街道上,让太阳晒。以为这样做能迫使各路神灵上天求雨。有的人趁干旱河浅,到处毒河鱼,说这能搅动龙宫,迫使龙王降雨。新中国建立后,此俗已彻底破除。

 

四、降 童

政和县百姓多信佛教,误以为天上的神仙神通广大,能医百病,消灾除祸。巫婆、神汉利用群众迷信思想,以“降童”搞迷信活动骗取钱财。会降童的,人们叫他“童身”,其经常装着神仙降附其身,有问医药、求驱邪的人请求他时,他用符咒净身后,伏在腊烛明亮香烟缭绕的案桌上,假装乱蹦乱抖,嘘嘘作声,自说是某路神仙降身,可向求医问灾者“指点迷津”。这些“童身”多是男人。有时会演过火堆,吃碗蝶等骗术,装得神乎其神。新中国建立后,降童活动已消声匿迹。

 

五、问 阴

问阴有问花树、问亡人、探阴府等三种,多是女巫婆所为。问阴时,巫婆伏在桌上,两脚悬空,不断前后摆动,摇头晃脑,自言自语,有问必答。若问“花树”,她会胡诌出你的花树受什么鬼摧残,教你解救办法;若问“亡魂”,她会胡诌出死者病死状况、原因和身世等前因后果;如果求“探阴府”,她叫你伏在桌上,巫婆在身边来回转动,嘴念咒语,边用点燃的黄纸为你净身,如探阴府的人双脚微摆,喃喃自语,忽哭忽笑。即说明他已进入阴间,已找到他要找的亲人。新中国建立后,对这类迷信活动严加禁止,一度被完全禁绝。1980年后,问阴等迷信活动又在暗中有所抬头。

 

六、扶 乩

新中国建立前,政和县百姓以为古代圣贤死后能化为神,永远存在,他们神通广大,能够给人消灾指路、医治百病等。扶乩问神可以得到神的指点,政和人叫“问乩”。吕祖庙内常有问乩活动。在方木板框(有的在木框内铺细沙)内设一簸箕状物,箕头有一钢管,下端可插笔,问乩时,两人分扶着乩的两边,如有神“降临”。乩立即会在木板框跳动,乩跳动时,木板框内会“现字”。扶乩的主手能看出来。这时问事求药的人应立即跪听指导。如要画符时,在管端插上珠笔即可画符。新中国建立后,扶乩曾一度自行消失,1980年以后又暗中复现。
 

 

第二节 其他陋习

 

一、赌 博

赌博在政和流行时间久远。赌具种类繁多,最普遍的有麻将、四色纸牌、牌九、花会,其他还有六陈、骰子、车马炮等。打麻将多是官宦商豪富,打四色纸牌多是女人。赌博是社会一大弊病,赢者挥霍无度,输者倾家荡产。有的赌徒则结伴“抬桥”,半赌半诈,以赌为业。有的开赌场抽“头钱”,牟取暴利。民国期间,政府虽有禁赌,实则是纵赌,对设赌场者收赌场费,名曰“防务费”,使开设赌场和赌博合法化。公开赌博场所有星溪桥、马祖庙、东岳庙等处。每年春节期间,赌风大起,大街上,民房内,到处可见,甚至专事抓赌的县警察局内,也公开赌博。农村迎神期间也是大兴赌博之时,有的赌棍坐轿子,带巨款下乡设赌摊。新中国建立后,人民政府明令禁赌,对继续设赌场进行赌博者处以重罚,赌博为之禁绝。“文化大革命”后,赌博在暗中又有抬头,有的一赌竟达万元的输赢。赌具也有翻新,除麻将外又以扑克牌进行“打扛”、“二十一点”等。政府及时采取措施,严加禁止。一经发觉,即进行教育或依法惩处。

 

二、缠 足

清代政和女子六、七岁的就开始缠足。以脚短小为美,越短小越美,有“三寸金莲”之美誉。有的女人脚较长,做鞋时把鞋后跟做在鞋底中部,穿上鞋用裤管遮住脚跟,外表看去实类“三寸金莲”,这叫“装假脚”。民国政府严禁缠足,并动员缠足女人“放足”。新中国建立后,缠足现象已消除。

 

三、溺 婴

政和县农村古代溺婴现象严重。宋代政和县尉朱松,曾为此专门撰文劝阻。但直至民国时期,溺婴现象都难以禁绝。大多数贫穷人家子女过多,生女婴即丢进马桶溺死或闷死以减少生活负担。新中国建立后,溺婴现象被禁绝。八十年代期间,溺婴、弃婴现象又有所抬头。但为数极少。

 

第三节 忌 讳

政和县民间各种忌讳很多。凡男人不在家,客人不得擅自登堂入室,公公不进入媳妇房间,外人不得随便进妇女卧室,特别是闺女房间。
除夕夜“关大门”后,任何人不得敲门呼喊。正月或盖新房、办各种喜事时均忌讲不吉利的话。
坟墓周围1丈2尺见方范围内的树木不得乱砍伐。否则墓主将以“破坏风水”而兴师问罪,给以重罚,甚至聚众殴斗,打官司。
禁忌抬死人进村进屋,特别是凶死或产死者。
锅灶不让煮狗肉。狗肉不能在肉砧上卖。吃蛇肉忌说蛇字,要说“长长的东西”。
农历七月初一至十五日夜晚。禁忌孩子出外,以免被别人的“公婆鬼”抓去他家投生。婴儿忌孕妇抱或抚摸。
孩子病了不直称病,要说“不乖”、“偷屎吃”。服药忌说“药”,要说“吃茶仔”。忌当婴儿面说“胖、重、得人爱”,要说“讨人厌”,“得人憎”。
洗衣时忌男衣与女裤袜同盆洗。洗衣用衣盆,洗裤用裤盆。混洗会使男人“没时”(倒霉)。妇女的裤袜不能晒在有人经过的上方。
新娘出嫁上轿时,忌寡妇在场。新娘出阁路上忌与另一新娘相遇,如遇上,双方应立即将佩挂在襟前的龙眼捏破一个,并争着站得高以示战胜对方“新娘煞”。
家有孕妇忌在墙壁上或其他物体上钉钉。孕妇禁看傀儡戏。老人去世忌说“死”,要说“过世”、“过身”、“去作客”或“跑去了”等。
深夜叩门忌呼名字,特别是小孩子名。
出外做生意或办婚事,忌乌鸦叫或遇上出殡。
分龙日忌挑粪,或动用铁器劳动,怕伤龙鳞;不晒衣服,免生龙迹。
忌公鸡在子时(午夜11点钟到翌日凌晨1点钟)以前啼鸣,遇上时应立即砍下公鸡头,或用红酒喷。
做客或赴宴,吃完时忌把筷子放在碗上,否则表示吃不饱或未吃完。
属龙蛇的人忌入“魇房”(产房称“红魇”,死人称“黑魇”)。
认为鳖鱼、山鸡和一切非杀而死的动物是魇物,吃了会残疾。
忌遇见性交,特别是非夫妻关系的性交,认为是最“没时”,要对方挂红,罚放鞭炮,驱除“晦气”。
女儿女婿到娘家,不得同床,以避免带走娘家子息。

 

第七章 宗 教

 


第一节 佛 教

宋、元、明、清、民国期间,佛教在政和县已很盛行。政和县佛教支会成立于民国25年(1936)10月5日,由僧人僧静修负责。中央、省级的佛教协会通告常会传到政和县。政和县佛教负责人也常到省参加省佛教协会活动。政和绅士们多信仰佛教,为首组织修建庙宇。
佛教在政和的流传始于何时,已无可追考。最早寺院为铁山乡宝福寺,建于唐贞观十三年(639)之后,庙庵之多遍及各乡村,名山皆建寺庵。据政和旧志记载,全县历代共建寺46座,庵105座。铁山乡大红的宝福寺是政和寺庙中规模最大的一座,兴建于唐贞观年间,占地千余平方米,除大殿外还有左右廊、方丈室、法堂、大小宿舍、伙房、斋堂、客房等共一百间。鼎盛时期僧徒达300余人。此外城关的中天堂,澄源的定风寺、清平寺,林屯的小报恩寺,凤林的护国寺等都是颇享盛名的庙宇。每逢朔望斋期,斋婆们成群结队去烧香、念经。若逢佛诞期,寺庙主持僧则大举法事,排坛设醮,烧香拜佛,许愿还愿的人群络绎不绝。新中国建立初期,人民政府宣传破除迷信,解放思想,民间尊神信佛的风气被扫除,部分庙宇拆除改做他用,和尚尼姑离寺庙还俗,庙产归地方财政。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所剩的寺庙佛象皆被彻底毁坏。中共十一届三中会后,重新落实宗教政策,1980年后,修建寺庙,塑神佛像又在城乡各地兴起,念经拜佛之人逐渐增多。

 

第二节 道 教

道教在政和的流传约于清朝末年,但政和县无人出家当道人。宣统二年(1910)在旗尾山建一座吕祖宫(赞化宫)供吕洞宾。三十年代末在旗尾山麓星溪河边建一座太清宫供太上老君。以上两宫均无道人居住。极少见到游方道人经政和。吕祖宫有当地人在那里扶乩活动。有时开道场做“普渡”。
民间对佛教、道教少有严格区分,斋婆们只是遇庙烧香,见佛礼拜。

 

第三节 基督教

基督教在清末已传入政和。清光绪三十一年(1905),英国传教士隆悌华和建安徐杉琪来政和传教,设立政和县基督教中华圣公会,隶属福建教区建瓯支区松政牧区。经济开支由本地教友与英教会承担。在城关南门购买地皮313平方米,建基督教堂一座。1919年3 月。由在政和县城关负责传教的屏南传教士先后到东平倪屯传教,并在东平南街建造基督教堂一座。全县教徒发展到248人。基督教的活动每逢星期天,教徒们聚集在教堂,读唱《圣经》等活动,俗称“做礼拜”。这种活动一直沿袭到解放前夕。
1950年9月23日,基督教全国负责人吴耀宗发起基督教三自(自立、自养、自传)革新运动。1953年10月间,把三自革新运动改为三自爱国运动,但在那时政和只是奉行这种精神,并未成立“三自”委员会。1958年兴建星溪大桥,城关教堂地址被征用做桥头基地,教堂迁址城关东门。1960年“文化大革命”开始,政和县基督教停止活动。1980年6月,政和县基督教恢复正常活动。1983年10月30日,政和县召开基督教徒代表会,成立政和县基督教 “三自”爱国委员会,委员5人;1985年5月,中共政和县委正式批准开放政和城关和东平基督教活动点,并成立活动点管理小组,正常宗教活动受到法律保护,全县共有基督教徒千余人。


  • 中央部委网站
  • 全省各地市
  • 县(市)区网站
  • 本地网站
  • 网站管理

网站排行